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扑食


其实大厅的那场观战并非是最初的相遇。


他们拥有过许许多多次的见面,不过都说第一印象决定两个人日后的相处模式,这话不假。而糟糕的初次相遇也为此奠定了日后交恶的基础。


在树下的午休是难得的享受。在骑士的观念中,午睡是件重要的事。那是个午睡的好天气,阳光温暖周遭空气,呼出吸入都是柔和的惬意,树荫为他提供一个不错的遮蔽之地。安迷修打算美美地浅眠片刻,甚至将下午的狩猎计划安排妥当,只等他去执行。


但是很显然,海盗们没有午睡这个理念,起码雷狮没有。


于是出来乱逛的时候,他看见了窝在树荫下,树根旁边小小一团的安迷修。那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呢。


骑士先生并不算矮,甚至看起来有些纤细的过分了,但是雷狮却怎么也想不到安迷修,那时候雷狮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一个男性能够窝成这么小一只,虽然这个量词有些不太对劲。阳光越过树叶于缝隙中投下光斑,当着另一个男人的面正大光明地亲吻着安迷修颤动的眼睫,棕色的头发看起来不太软,但起码它们很有个性,看起来也不像是发胶的杰作。


雷狮走到那个男人的面前,蹲下身,打量着对方温顺的眉眼,在光的渲染下,这个过分平静的午后似乎洗去了凹凸大赛的所有丑陋与血腥,徒留这小小的一处丛林。


那双眼睛该是什么颜色,蓝色,金色,或者橙色?


雷狮忍不住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生命中无数个的忍不住从未像此时此刻般令人难以忍受又煎熬——所以他选择不忍。毕竟他从未忍耐过,除了雷王星那个鬼地方。哦,对他来说那就是个鬼地方。


所以他把那个人弄醒了。雷狮极其粗暴地推醒了安迷修,这让骑士不得不从睡梦中脱身,刚睡醒时大脑仍然打着盹,这让他的意识模糊而混乱,一双眼睛眯起而费力地对焦,试图看清弄醒他的罪魁祸首的真面目。



我得到答案了,雷狮想。


那是一双绿色的,像是翡翠般的眼睛。

 





拜雷狮的粗鲁所赐,安迷修对他没什么好印象。


被推醒之后安迷修本还耐着性子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结果雷狮咧嘴一笑,说,没啊,我就想知道你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他从小到大都这么耿直,只是有些不便直说的东西,倒还玩得好一手反讽。安迷修为他这句话愣了大半天,但仍耐着性子说,如果没事请不要打扰我午休,谢谢你了。


那怎么能,我都知道答案了,你不就没别的价值了吗?雷狮眉梢一挑,扛在肩膀上的锤子开始隐隐滋生出电流,他的元力武装比骑士两把轻盈的双刀更为巨大且沉重,加之威胁似的雷电,看得安迷修一愣。


既然没有价值了,那就请你去死吧。


海盗头子这么说了一句礼貌却杀意满满的话,雷神之锤迅速袭向骑士所在的位置。重锤击地时将草地砸出一个巨大的坑,随之撕裂风压将草丛吹得摆动,重物落地爆发如狂雷般的巨响,空气中甚至飘了几丝烧焦的气味,雷狮把锤子抬起来想看看几分熟,一瞧,压根没影子。


安迷修站在他身后,凝晶与流焱逐渐在手中成型。


那天他们打了一场。回去之后卡米尔给雷狮上药,说,您今天狩猎有什么收获吗?雷狮发着呆,满脑子都是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还有安迷修矫健的身手。他闻言把头一扭,说,有啊。


有什么呢?


遇见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


海盗团的军师愣是没从这句话里得出他家大哥的特殊收获,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小孩子总是对成年人的暗喻不太明白。直觉让他觉得有些不太妙,起码雷狮的模样看起来怪怪的,过于收敛,与平日那个坐着都如一把好刀般锋利的雷狮不同。


更像什么柔软的东西,比如猫,或者草莓蛋糕。


卡米尔忍不住这样比喻他的大哥。


大型猫科动物偶尔也会有懒洋洋的一面,更何况雷狮这样捉摸不定的人。而现在,这只猫科动物坐在他弟的旁边再度陷入了沉思,思考关于如何再见那个绿眼睛的人一面,这个极其严肃的问题。


而直到后来,他某一天不经意打开排行榜时,目光瞥见自己后一位参赛者的名字,这名参赛者的名字,叫安迷修。那时雷狮才再一次与那双眼睛的主人重逢了,在名字之前,参赛者的照片都会展示在那个位置,而照片上的安迷修与他们初见时相比,笑得温和,不过当时的安迷修可不是这幅人畜无害的模样。


不过,你眼里的猛兽还是藏不住啊。雷狮摸了摸下巴尖,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







评论(31)
热度(379)
  1. 雾隐老子是天才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