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DLB


*你们猜得到我是谁吗,不,你们猜不到

*写不长了……我大概是全场最短没有之一

*题目是don't look back的简写

>>



"我知道这很疯狂,"紫色眼睛的人这么说道,"但世界原本就是这么疯狂。"



他在大雨里转过身,抬起一只手——那只手上陡然炸开噼里啪啦闪着银色光芒的闪电。闪电越聚越多,直到最后形成了一把巨大的锤。他伸手指向天空,雨夜里突然响起雷声的巨响和闪电划破云层的哀鸣。



"我们得先下手为强,就是这么简单。"





>>
安迷修第一回遇见雷狮,是非常不愉快的场景。起码他是这么觉得的。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为了一杯冰啤就和我大打出手。"安迷修躺在烟雾里,窗户拉上了窗帘只留一个缝,那白色光线实体化一般地穿透玻璃和香烟带起的烟雾,落在安迷修的身上,一瞬间像是有了一种黑白模糊的照片的感觉。



他暂时没有听到雷狮的回复——或许是他说话的声音太小也说不准。年轻的身体只盖着一点被子,朦朦胧胧的。安迷修的肌肉线条分明,皮肤上布着情爱所带来的汗水,天知道或许在上个钟头他还和雷狮在床上滚做一团,肢体交缠间带来假装他们是相爱着的温度。



然后他听到了雷狮的回答。那个和他岁数相仿的男人把手里的眼掐灭在床头的烟灰缸上,四周散着点烟灰他也没有去在意。室内的烟雾渐渐地停了,白色的烟消散在了空气里。安迷修听到雷狮在渐次明朗起来的屋子里,以一种从未有过的低音这样讲道。



"谁知道呢,"他把地上自己和安迷修的衣服区分开来,然后全摔到安迷修的旁边去,"抢东西你觉得需要理由吗?"




>>
三天后,安迷修是从一个叫金的孩子的信息中得知的有关于雷狮的事情的。他坐在寒冰湖边上,冰冷的带着冰渣子的风打在他的脸上。他伸出左手,五指张开的时候一把像是由冰打磨而成的剑出现在他的手上,微微散发着寒气。安迷修向四周望过去,寒冰湖今天实在是太安静了,是一个人也没有的那种死寂。他对这种感觉并不是太喜欢,于是他打开了通讯录,却意外的发现一条加密的信件。



加密有个软用,安迷修这么想着打开邮件,系统还不是想看就能看。



但是打开信件看懂邮件的那一刻起,安迷修就不觉得是什么孩子给他传的小事了。她一直知道雷狮总有一天会搞事情——但他哪里有想过这家伙竟然会这么胆大,把主意打到了七神使和创世神的头上去。



傻逼,脑子发热了吧。



安迷修心里头这样想着——但他却突然找不到什么合理的理由不去看一下雷狮的现状——就像他找不到理由不答应和雷狮的上床一样。这个比较或许有些糟糕,但安迷修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是最生动,最直观的说法。



他拿着剑走出了茫茫冰原,直奔这凹凸大厅去。



>>
他赶到的时候凹凸大厅外下起了不小的雨。安迷修踢开变成一堆废铁的裁判球——估计整个会场的这种机器人都是无一幸免的。他看到大赛前四全站在最高的那个台子上,丹尼尔不知道去哪了——也是,知道的话又怎么会让参赛者这么胡闹。



安迷修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没有一块是干的布料。同样被雨淋得一塌糊涂的雷狮的头巾沉重的挂在身后。他那件外套不知道到哪里去了,露出里面的黑色紧身衣来。他们的视线相交的一瞬间似乎连潮湿的空气都变得干燥,进而蹦射出火花来。



他们之间的相处似乎永远都带着火药的刺鼻和烈酒的浓香。安迷修漫不经心地这么想——他大概明白雷狮的意思了——这或许是大家的意思。被创造出来的生命体有了思想就都不会再甘于任人摆布,他们要决定自己的命运,而改变这一切的临界点,就是现在。



神使有七位,分别代表了七宗罪里的七个罪名。即使是高手云集的凹凸大赛,也不会真的有那个参赛者自不量力的说自己能一个人单挑神使——他们是被神赋予了力量与权力,而参赛者大概只能算的上是第二代的能量再转移罢了。



他也应该清楚这次成功的几率有多小,但他们为了自由与自己的未来,为了再次踏上征途,人大概总是愿意去拼了命一般的去努力。




"这次说不定就是一次有来无回的战斗。"他听见雷狮在台上这么说到,那一瞬间的轻佻语气让安迷修一瞬间以为是他们战斗时候雷狮说话都带着的嚣张笑意。




"但是我们只该对自己选择的道路负责,老弟们,"他看到雷狮像是开玩笑一般地怂了怂肩,但话语之下全乎都是冰冷的夹枪带棒的威胁。这大概才是雷狮——他可不会问你想要什么,而是他想要什么,这就已经足够了。



"其他人也该对自己负责。"




他上前一步。



"现在告诉我,愿意来拿命赌我们的自由吗?"


台下狂欢的人群让安迷修知道雷狮的鼓动起效了。


>>
人群激动过以后马上开始行动。安迷修留到最后看着雷狮从最高的台子上跳落下来。他和雷狮什么话也没有说。



两个人都是风尘仆仆,安迷修脸上还粘着一点入场时不知从什么地方擦上的灰尘。他抬起一只手,和雷狮用手背击了一个掌,似乎这样就已经远甚于亲吻的狂热。或许将来,明天,一个钟头甚至一分钟后他们可能就只会剩下一个人,但他们活在当下,并对此一无反顾。



雷狮擦过他的肩往大雨磅礴的深处走去,安迷修站在一片雨帘里,没有转身离去,也没有跟上去。似乎他们生来如此,保持着最近又是最远的距离。没有哪一个人愿意把这个距离拉近,就像是在这样的世界他们似有似无的爱情一样无力。



"起风了。"



安迷修开口,嘴唇抖动却发不出声音,太多的话堵在他的嗓子里,让他窒息的时候又心脏紧缩。半晌他像是缓过来了,就算已经看不见雷狮的身影了,他仍然固执地把话说下去了。



"努力活下去。"




END

评论(15)
热度(317)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