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谁说凹凸大赛没bug

最像的往往不是,放马来猜。

 

 

 

 

安迷修睡醒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他记得自己明明睡在相对安全的洞穴里,而非容易碰到凶兽的树下。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到他的眼睛,他抬起手来挡,发现自己的手套上多了一颗五角星。

 

老天,这行头可真他娘的眼熟。他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坐起身,看向积着水的树坑,浑浊的水面倒映出的影子很模糊,但足以让他肯定那不是自己的脸。白色带星头巾、紫眼睛和黑色紧身衣,这模样怎么看怎么像雷狮。

 

他真希望是自己看错了,可惜就算这张脸被揍肿了他也认得,他们昨天还为一点小事打过一架。凹凸大赛第五名,向来以严格的道德标准约束自己的安迷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套进了某行径恶劣的海盗头子身体里。他对着水坑愣神。

 

一只乌鸦嘎嘎怪叫着飞过,留下一滩鸟粪落在水坑里,惊起一小圈涟漪。清晨的森林挺冷,安迷修叹了口气,勉强接受了这个设定,从善如流地抓起一旁的连帽外套给自己穿上了。四周寂静无人,他抱住胳膊靠树盘腿而坐,琢磨着这么想来雷狮是不是该在昨晚自己露宿的那个山洞里。

 

就是不知道雷狮醒来会不会老实地待在原地。恐怕他得费上很大的工夫才能找到对方,说不定那时候他的声誉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想到这儿他一个激灵站起来,才走出几步,双腿不受控制地回弯,没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跪到了地上。

 

安迷修有点纳闷。他可没听说过雷狮还有腿脚不利索的毛病。他单手撑地想要爬起来,然而无论怎么使劲,那双腿就像钉在地上了似的纹丝不动。见鬼。安迷修敲了敲大腿。更见鬼的还在后面,就在他握拳拍打不听使唤的下半身时,雷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把手松开。”

 

他立马扭头向四周看去,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如果不是站不起来,他肯定早已开始翻找附近的草丛了。雷狮猜透他心思似的继续说到:“杂啐才躲在暗处畏畏缩缩,低头。”安迷修听话地低下头,但眼前什么都没有。

 

除了腿。

 

这猎奇的念头一出就被他自己否了。他仔细地观察着身下的草坪:“你变成虫子了?”安迷修觉得自己猜得一定没错,他甚至连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对方碾死,自己再无重回身体之日。

 

话音刚落,他就不由自主地咕咚翻了个个,以上半身着地双腿直立向上的诡异姿势窝着。活像肩肘倒立。

 

让他觉得有点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雷狮说:“我在这儿。”

 

“你......你,你在腿里?”不知是因为呼吸不畅还是过分惊讶,安迷修说话有点结巴。

 

“准确地说是只能控制下半身。”

 

好吧。安迷修的脸在低下涨得通红:“你先下来再说。”雷狮没动,嘚瑟似的勾了勾脚尖。

 

“看清楚,快憋死的是你。”

 

一双腿重重落下。磕得他龇牙咧嘴。

 

“但疼的是你。”

 

安迷修泄愤似的狠狠给了左腿一拳。但雷狮说得一点错都没有,疼的人还是他。老是摊上倒霉事儿的骑士冷静片刻,问到:“所以,这具身体现在由我们分别控制上半身和下半身?”

 

“没错,赶紧从我这里滚出去。”雷狮听起来就不是很高兴。

 

安迷修嘀咕着我倒是也想,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还躺在山洞里。对其他参赛者来说,大赛第五失去意识的身体和积分大礼包有什么区别?

 

“我们得先找到我的身体。”他说。“它现在很危险。”

 

雷狮气定神闲:“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没有,”安迷修回答得很有底气,“那你就当一辈子下半身吧。”

 

他话没说完,身体就像提线木偶似的被拽了起来。他笑起来,听见自己发出了雷狮常发出的哼笑声。真不习惯。

 

“走吧。”占有上半身主导权的安迷修微微向左倾斜身子,而那双腿却向右迈了一大步。身体仿佛被无形的手往两个方向一扯,安迷修再次摔回地上。这具躯壳像根拧巴的麻绳一样别扭,在安迷修“左左左,右左左,左右左”的命令声中磕磕绊绊地动起来。

 

这种蹒跚奇怪的行走方式一定把其他人吓着了。半路上安迷修一面说着别担心,我不会伤害您的,一面靠近一位美丽的小姐的时候,愣是把对方吓晕了过去。

 

“好好走路。”他告诫着雷狮把对方扶起来,根本没想到听见海盗团的头子绅士地说着礼貌用语有多可怕。

 

不过山洞和树林隔得倒是不远,摔倒七次后他们终于爬上了山腰。“安迷修”还在那里躺着,一个参赛者正站在旁边,似乎在考虑要不要下手。安迷修急于上前,忘了要和雷狮配合,脚下一绊差点在别人面前丢了雷狮的脸。好在他及时扶住了石壁,只发出了一声不大的响动。站在安迷修身边的参赛者回过头来,正对上阴影里一双阴戾的紫眼睛。

 

安迷修还在琢磨怎么使用雷神之锤,对方已经头也不回地跑了。

 

“这大概就是臭名远扬?”他走到自己的身体前探了探鼻息,还好摸起来是温热的,看起来除了缺少灵魂外没别的问题。

 

“这叫威名千里。”雷狮踹了踹地上的人,然后又挨了自己的手打来的一巴掌。

 

“现在怎么办?”安迷修对着自己泛起愁来。

 

“睡一觉,等你自己回去。”

 

“能行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如果雷狮能活动上半身,那他一定是在耸肩。

 

死马当活马医。安迷修一骨碌就地躺下,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他倒是真的睡过去了。醒来时看到了缠在手腕上熟悉的绷带和手套款式。安迷修头一次觉得外面的天这么蓝,空气如此清新,连躺在一边的雷狮看起来都不那么讨厌了。他爬起来给对方包扎磕破的膝盖。

 

他做到一半,雷狮突然睁开了眼。他正低着头,两个人贴得太近了,以致他一瞬间找到的借口都没什么说服力:“我才回来,身体不受控制。”

 

雷狮没说话,把对方沾着血和药水的手指尖吮干净。

 

他挑眉看着安迷修:“我也是。”

 

 

    

 

评论(37)
热度(595)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