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失控

【雷安】失控





马术大师是我

看过这篇的各位老师请不要说话也不要黑给别人,谢谢









“叛徒。”

安迷修一记点射逼退直升机上伸向雷狮的手,雷狮吼:“跑!”卡米尔犹豫一下眼看着安迷修一步步走近,不得不咬着牙挥手示意,帕洛斯拉高手柄,飞机卷挟狂乱的气流上升,安迷修连续扣动扳机,送出几发子弹聊胜于无。

直升机远了。空气归于沉寂。

“追得真紧。”

像以往无数次般,首先打破沉默的是雷狮。

安迷修脚步没停,几步跨到他面前站定,枪口稳稳顶住眉心。雷狮摆出难得的乖巧模样举起双手,他顺着雷狮腰侧摸过去解了他的枪带,皮质腰带落地当啷一声,又解了手腕的绷带反绑了他的双手,这期间雷狮一声不吭只低着头看他发旋,嘴里还噙着点笑。

正是这时候,他嗅到若有若无咸涩的潮水。

一阵难察的燥热兜头浇下来,安迷修后背却是一阵湿冷。

雷狮刚刚挑了眉准备接上没回应的前言,安迷修猛地扑上去压倒他掐灭了所有挑衅言语。雷狮非但没有挣扎,反倒环了他贴上来的腰按在怀里,脚下踉跄几步仰面摔倒,两人堪堪停在崖边一线。

“你到易感期了?!”

安迷修眼前一忽儿清晰一忽儿模糊,两人信息素太契合,雷狮霸道的信息素随着距离无限逼近对他的影响呈指数爆炸增长,他咬紧牙根憋了口气控制着发软的双手扣紧对方的喉咙,吼出来的声音几乎变调。

雷狮被他掐着喉咙按在崖边,因了两人的折腾碎石子儿叮当地掉下去。他的脑袋探在外头,头巾猎猎舞动。安迷修一手按着他,一手摸进口袋去触到冰凉的玻璃瓶。他掏出来,搁嘴边一口咬断密封,翻手就冲雷狮侧颈的血管刺去。 

“你想得美。” 

显然雷狮不会如他所愿。 

雷狮恰恰在这时挣开了手腕的绷带,抽出右手来格开他——安迷修下意识松手,玻璃管骨碌碌滚到地上。 

他伸手去捡,被雷狮一偏头挡了动作,那管晶莹液体就如此跌落万丈深渊,如同安迷修接下来的前路。 

一朝失足。 

安迷修的刘海垂落,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卡着雷狮喉咙的手越收越紧,杀意伴随被信息素催动的情欲流泻出来。 

雷狮挑着嘴角。 

“来吧。尽你所能,” 

他摊开手,无害的示弱姿势。 

“杀了我。”




FIN.

评论(26)
热度(242)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