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为了马连标题都不加


这么短这么迷应该不会有人认出来
自信满满
 
 
 
 
 
 
天亮了。
 
安迷修睁开眼睛,清晨不算刺眼的光线照亮了他的视野。斑驳的叶影落在他手边的双剑上,像是干涸的血迹。
 
静谧的丛林里听不到其他响动,只有他自己均匀的呼吸声和平稳的心跳。久违的安逸让安迷修放松身体倚靠背后的树干,按照惯例打开积分商店兑换了生活必需品。
 
大赛进行到末期只剩下十五名参赛者,裁判长宣布暂时进入休战期,给予他们充足的整顿时间来迎接决赛。休息过后他们即将面对炼狱般的厮杀,直到双手沾满献血,唯一的幸存者获得名为胜利的至高加冕。
 
安迷修忍不住长舒口气,从裁判球手中接过绷带并微笑着向它道谢。他娴熟地咬住长布一端,拽住剩下的部分缠到右手腕上,绕着前臂盘旋交叠。
 
阳光倾洒在他身上,干净柔软的布料覆盖裸露在外的皮肤,温和的触感一时让他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就在这时他听到不远处传来大摇大摆的脚步声,来人以故作惊讶的慵懒语调发出了嘲讽。
 
“呦,看看这是谁——大赛第五的傻逼安迷修。”
 
安迷修看向声音的来源,弯起嘴角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休战期禁止私斗。挑衅还是留到决赛吧,雷狮。”
 
原本咬在嘴里的绷带随着他的话掉落下来,接触地面前坎坎被人抓在手中。海盗蹲坐在他面前饶有兴致地把玩着绷带,眯起眼睛笑得狡诈。
 
“不解风情,老子真想堵住你这张欠揍的嘴。”
 
安迷修正要谴责雷狮的冒犯想法,下一秒就被对方用绷带盖住了嘴巴,连带着束缚住双手扭到头顶。雷狮狩猎般的目光让他心生警惕,他略微挣动手腕表示抗议,无奈地与欺身压在自己上方的人对视。
 
——你发什么神经?
 
修长的手指隔着布料轻抚他的嘴唇,像是羽毛拂过勾勒出弧度优美的唇形。安迷修觉得有些痒,偏头想要避开,又被对方掐着下巴强迫性地转回来。
 
炙热的亲吻烙印在双方唇瓣间的绷带上,温度却透过薄软的阻挡物清晰地传递过来。来自高位的动作迫使安迷修仰起头承受力道,垂下的头巾摩挲着他的脖颈。他们早就做过更为深入的事情,但安迷修还是感觉脸上的热度在迅速攀升。
 
雷狮嗤笑着把他的双手禁锢到背后,用剩下的一截绷带打了个死结,手指流连在他的喉结上暧昧地按揉,最后向下解开了他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安迷修。”
 
海盗俯身在他耳边低语,引诱他陷入欲望的泥沼。
 
“你这条命是我的,可别先死在其他人手里了。”
 

评论(27)
热度(220)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