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忘忧石

*ooc瞩目



太阳是可以被取缔的,但有些人不是。
没有任何人能取缔你,我的太阳。




你听说过忘忧石吗?
传说它是太阳的化身,有着太阳般温暖的光。



大赛的系统新开了活动,叫做“悬赏任务”,大意上就是做任务得积分。每天都有随机任务,任务难度有高有低,难度越高,奖励的积分也就越多。
安迷修今天随机到的任务是找到一颗忘忧石。任务提示是悬崖上的忘忧草。
忘忧草他认识,是一种开着白色小花的草,米粒大的小花有种独特的清香,闻了能让人忘却烦忧,姑娘们和医生尤其喜欢它——一是拿来做香包,二是制成外用药,敷在皮下出血的地方,淤血消得特别快。
但他从未听说过忘忧石。是一种和忘忧草有关的石头吧?他顺手打开系统搜索忘忧石的资料。他知道忘忧草长在悬崖上,整个凹凸星球只有一株,提示里也提到了忘忧草,干脆就去那碰碰运气。
系统资料关于忘忧石的信息少之又少。他叹口气,打算关闭查询系统动身去悬崖时,却瞥见信息中的一句——
日出时第一缕阳光照到的石头。
看样子只是普通的石头。他想,这也不算什么难事,只要日出前在那里等着就好。



安迷修赶到悬崖时,是凌晨三点半。他老远就看到有个人先一步到了,坐在忘忧草的旁边 面朝着日出的方向。
他不由心生疑惑,不愿打草惊蛇,心下也多出几分防备,可当他走近,看清那人身后被风吹起的头巾带子时,却是讶异地喊出声:“雷狮?”
对方倒是应声回过头,抬了抬半闭的眼皮:“我该说什么?真巧?”



“你怎么在这?”安迷修心想莫非这悬赏任务还有隐藏的抢夺功能,戒备心簌地冒出来。
“看日出。”雷狮极为潇洒地往日出的方向——他们面前遥远的海岸线那儿一指,模样像是在自家后花园散步一样惬意,“你总不能剥夺一个人最基本的爱好吧。”
“我倒要问你怎么在这里呢。”

“我啊。”安迷修在忘忧草的另一侧席地而坐。他盘着腿,顺着雷狮刚才指的方向望去。
“我在找忘忧石。”



四周很黑、很静,仿佛偌大的宇宙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这是当然的,凌晨的众人都在沉睡。远处的天是墨色的,海也是墨色的;天上闪着星光,海上也倒映着星光;分辨不出哪里开始是天,哪里开始是海。
“忘忧石啊。”他听见雷狮说,“我见过,挺好看的。”



“你见过忘忧石?”安迷修一激动,音量也拔高了不止一倍。雷狮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噤声,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可能会引来魔兽,讪讪笑着压低声音,又问一遍:“你说你见过忘忧石?真的?”
“当然是真的。”雷狮瞥他一眼,像是在不满他对自己的怀疑,扯着慢条斯理的调调回他话。“那玩意儿的确挺好看。”



“像是太阳的翻版——或者说是缩小的太阳。”



忘忧石是和其他奇珍异宝一起送来的。是在雷狮九岁那年,其他星球的皇室送给雷王星皇室的礼物之一。
雷王他老爷子美名其曰“带未来的国王开开眼界”,领着不到十岁的雷狮去了现场,看那些使者扯着沙哑的嗓子清点礼物,再由侍从一件件呈上来给他们过目。
雷狮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黄金白银、珍珠钻石他见的多了去,不过是看上去漂亮罢了,发着铜臭味的“礼物”令他厌恶。大概是因为这一点,他一眼就相中了那堆杂七杂八里的忘忧石。



“圆的,这么小一个。”雷狮伸出双手,将两根食指的指尖并在一起,然后由那一点一左一右各引一个圆弧,最后指尖再次并在一起,在空中画出一个漂亮的圆。
“差不多这么大。”言语似乎无法准确形容大小,他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围成一个圈,放在左眼前,好像能从这个“望远镜”里看清遥远彼方的事物一样。兴许是想到了什么,他向上扯了扯嘴角,“很美。”



真的很美。年仅九岁的三皇子盯着那圆滚滚的石头,许久才肯眨一下眼。他竟意外地有种想把它紧攥在手里的念头,想拥有这个可以媲美太阳的名叫忘忧石的东西,想据为己有。
他的父亲也看出了端倪,大手一挥让侍卫把那颗忘忧石直接交给三皇子。



“那个使者很聪明,等那忘忧石送到我手上了,他就开始吹嘘。”雷狮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丝轻蔑。
“他说。”



“三皇子殿下,臣想与您叙一叙关于这忘忧石的事。”
“这忘忧石是在忘忧草旁边发现的。当日出时第一缕阳光照到它身上时,它就会发生惊人的变化,从一块其貌不扬的、丑陋的灰石块,变为圆滚的、美轮美奂的忘忧石。”
“能发生这般惊人的变化,还有一部分功劳在忘忧草。忘忧草散发的清香日夜熏染着石块,从它的草叶上滚落的晨露柔和石块的棱角,才使它改头换面。”
“当你拥有它时,忘忧草赐予它的清香会让你忘却烦忧;太阳赋予它的光芒会使你感受到如沐浴在阳光中的温暖。”



安迷修听完雷狮声情并茂的复述忍俊不禁:“那也太夸张了,你真的有感觉到忘却烦忧和温暖吗?”
“谁知道!”雷狮摊开手,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反正那忘忧石归我了,谁还去管他说的。”



雷狮沉默了一阵。安迷修以为他不会往下说了。
月亮往他们身后逃,星星也是。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并排坐在一起好久,说了好长时间的话。
这可真难得,平时凑到一起恨不得徒手拆了对方的人能愉快地聊天。安迷修看一眼系统的时间:四点五十一分。



“你只见过那一次吗?”
“不是。”雷狮倏忽又开口,“还有一次。”



“在一年前左右。”
那会儿雷狮还没参加凹凸大赛,穿梭在宇宙中,当他那横行霸道的海盗。
彼时他刚带人掠夺了一艘商船。那商船富得流油,好东西不少,船上的珠宝拿出来还可以再买十艘这样的大船。他把战利品按量分给部下一些,遣了他们各忙各的去,自己又在那堆东西里挑拣一番。



“怎么的?皇室成员还会稀罕这些啊?”安迷修皱着眉插话——他见不惯这种行为,当然也很介意雷狮把这事拿出来说。
“听别人说话的时候要有礼貌,不能随意插话,你师父没教过你?”雷狮嗤笑一声。
“而且我不打算和你在这儿打一架。”他朝下指指,安迷修也跟着往下看,不由地心下一惊,“悬崖,很容易两败俱伤。”



“我说过,我厌恶那些有铜臭味的东西,虽然它们是生存的必要,但我天生对它们不感冒。”
“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堆破烂底下埋着我感兴趣的东西,所以我得找找。”
“我找到了。”



另一颗忘忧石。
当熟悉的光洒在房间每一个角落的刹那,雷狮忽然觉得当年心脏莫名的悸动又回来了。他再一次想把这颗忘忧石牢牢握在手中,让它变成只属于自己的“太阳”。



“悸动?你的少女情怀?”安迷修忍不住吃吃笑了出来。
“我找不到合适的词。”雷狮若有所思地喃着,音量骤然增大。“要知道,这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仿佛那颗忘忧石就是整个宇宙,而我——”他举起右手,向前伸去,用力在空气中一抓,好似真的攥紧了什么东西。
“而我可以拥有它,我可以征服并拥有整个宇宙。”
“它就在我手中,圆润的触感更是让我的野心疯狂生长。”



“真是自大的野心家。”安迷修说,“那先前那颗忘忧石呢?你逃出来时丢在皇宫里了?”
“怎么可能。”雷狮说,“我当然带上它了。”
“那你有两颗忘忧石了?”
“不可能的。”
“为什么?”



“那是永远不可能的。”
“得到忘忧石的条件只有两个:忘忧草和阳光。忘忧草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阳光当然也不是。精明的商人们早就想过开一个忘忧草种植园,量产忘忧石。”
“但他们没成功。如果真的能这么轻轻松松地得到堆积成山的忘忧石,它就不会被作为奇珍异宝送到皇室去了。”



因为世界上不能同时同地存在两颗忘忧石。
当又一颗忘忧石出现,先前的那颗就会变回一文不值的灰石块。先前那颗再也不会变回去了——就算丢弃后来的那颗,或是把它重新放到一株忘忧草旁,也都无济于事。



“和太阳很像。”安迷修冷不防开口,“太阳毁灭了,还会有新生的太阳来取缔原先的,继续将温暖带给众生。”
“是……但是……”雷狮说完后不语片刻,小声咕哝了一句。安迷修没听清,忙问他:“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雷狮眯起眼眺望远处,“比起这个……准备日出了,你可要留神是哪一块石头啊。”



他扭头去看安迷修的反应,可安迷修仍是一动不动,盘着腿,背挺得笔直,望着远方水天相接的那条线,连视线都没有歪斜过一下。
雷狮转回头也看着正前方。他的左脚是踩在地面上的,左手正好可以搭在膝盖上,右腿则曲着盘过来,右手随意地搭在右腿上,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
他们静默着。



时间在沉默中一点一点地推移。鱼肚白的天和蔚蓝的海相接处抹上了一层金。金色圆圆的太阳像鱼一般跃出水面,接着升起,鱼肚白被染成金色,云也镀上金边。
温暖的光驱散夜间的寒气,二人冰冷的手变得暖和起来,而海波折射的金光更是让人心里也柔软了,暖意瞬时蔓延全身。
安迷修睁大双眼,眼中满是惊讶——他从未觉得日出是如此美丽的一种景。
“安迷修!”雷狮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你的忘忧石不要了?”
他慌忙低头去寻那幸运的灰石块,却意外发现——有两个石块同时被第一缕阳光照到!它们正在蜕变为圆润美丽的忘忧石。
他想起方才雷狮说的话,颇为担心地伸出手接住那两颗新生的忘忧石,比玉还要温润的手感让他恍惚。同“双生忘忧石”一样神奇的是它们中没有哪一个变回灰石块,而是好端端地、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散发着如太阳般灿烂却不刺眼的光。



“哇哦,你可真走运。”雷狮故作夸张地感叹了一声,“这可是万分之一的几率啊。”
安迷修没作声。他只是把那两颗一模一样的忘忧石凑近到眼前,仔细端详着。



“现在你可以回去交差了。”雷狮说。



“那么多谢你跟我讲这些。”安迷修起身,抬脚准备离开。“再见。”
“再见。”雷狮也站了起来。
他看着安迷修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刚要转身,余光却瞟见那家伙又折了回来。
安迷修在雷狮面前刹住了脚,由于奔跑,他大口喘着气,却不忘把手中的东西抛给雷狮。
雷狮手在空中一挥就接到了那东西。熟悉的触感让他明白那是什么,他诧异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此时已经缓过来了。“我刚刚想了一下,”他说,“你给我讲了这么多关于忘忧石的事,我要是这么走了,特别不厚道。”
“反正有两颗,任务只要一颗,这个就送你了。”他的嘴角向上勾,勾出一个好看的笑。



雷狮怔在那里,目送安迷修的身影再一次——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低下头,细看手中把玩着的“太阳”,情不自禁地也勾出一个笑。


“真的很像太阳啊。”
“一样的耀眼。”他喃喃自语着,举起那颗忘忧石,久久凝视着,最后又重新紧握在手中。



“一样的,想据为己有。”

评论(32)
热度(325)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