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战而为王

原著有二设(ABO)文不对题的 看看题目就行

        “雷狮。”安迷修双手持剑与雷狮相向而立,双眼中藏着无尽的战意,他唇角向上勾了勾似乎是在笑,“你输了。”

      “输?”雷狮单手支腰嗤笑一声,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下,紫罗兰的眼睛里寒意如同极冰,“安迷修,你还是太天真了啊。”

     “什么?!”安迷修神情一凛,双剑横直在身前,右脚向后跨出一步做出防御姿态。“哦,我忘了,狡猾可是你们的天性,怎么会不留有后手呢。”

     “哈。”雷狮抬手拭去唇角的血迹,笑了笑,又用手敲了敲自己的头,“后手自然是有的,不过……”

      尾音微微拉长,雷狮低伏下身子,脚下一蹬,几乎是瞬间就移动到了安迷修身后,他朝着安迷修的脖子处吹了一口气,“对付你还用不着。”

      安迷修没有回头,只是向后一记肘击朝着雷狮袭去。他们太熟了,熟到对方身体的每一部分都能清楚的知道被触碰后会有什么反应。

      “啧。”雷狮轻啧一声,身子向后躲开安迷修的攻击,抬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将人往地上摁,“安迷修你可别忘了你的发情期要到了,本大爷不介意让你提前发情。”

      试图摆脱控制的安迷修听到雷狮这句话,身体一颤。雷狮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迷修缓缓抬头转而看向自己,翠绿的眼睛里怒火清晰可见,他听见安迷修说:“雷狮,你别太过分。”

      “过分?”雷狮笑,俯身附到安迷修耳边如同恶魔一般轻声道,“安迷修,相信我。我还有更过分的。”

      安迷修似乎是放弃了挣扎,身子慢慢软了下来。雷狮满意地侧头咬上了安迷修的耳尖,手却不安分地往人衣服内能伸去。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被雷狮抓住的手反抓住雷狮的手臂,一个利落的转身算是勉强挣脱了梏桎。雷狮被安迷修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懵,抓着对方的手失了力,安迷修趁机往后退了几步离开雷狮。

       该死的。安迷修捂住手臂,皱眉。虽说摆脱开了雷狮的压制,但代价却是一只手臂还是太亏了。疼痛感一阵阵地刺激着安迷修的大脑,再加上临近发情期,何况不远处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Alpha,安迷修觉得自己现在情况糟糕透了。冷汗渐渐浸湿了他的衬衫,隐隐露出他的肌肤。

      “哟,对自己真是狠心啊。安迷修。”雷狮回过神站在原地打量着人,看着对方略显狼狈的样子,雷狮吹了声口哨,属于Alpha的气息不要钱的被释放出来。“可惜没用。”

      “嗯哼!”安迷修闷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属于Alpha的气息实在是太浓了,安迷修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后的某个部位开始分泌出发情期才有的情/液。

      发情期被迫提前了。

       该死的雷狮。安迷修的双腿已经开始发软,如果不是尊严与骑士道支撑,安迷修发誓自己现在可能已经跪下去了。他死死地盯着雷狮,如果说眼神能凌迟人,那么雷狮现在大概被安迷修的眼神千刀万剐了。等我发情期过去,绝对要把你和你的海盗团一起讨伐了。

       似乎是看出了安迷修的想法,雷狮的唇角微微上扬,眼睛里的寒意褪去不少。“又想讨伐我们海盗团啊,多少次了,安迷修?但是你好像没有一……”

       “闭嘴!”安迷修发现自己发情期被迫提前后,就连脑子都不够使了。现在他应该叫来几个裁判球然后让他送自己回营地,而不是和雷狮那个Alpha呆在一起。

        “……”雷狮看着还在支撑的安迷修咂咂嘴,盘腿坐下颇有兴味地欣赏着安迷修此刻的样子,浓烈的Alpha气息不断向四周扩散。而对面的安迷修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石斛花的香味。很淡,就算在发情期也是如此。石斛花的气息与猫薄荷的气息在空气中融合,然后将雷安二人包围。

      “喂,安迷修。”雷狮突然起身朝着安迷修走去,白色的头巾随着动作不断在身后飘晃。“需要我帮忙吗?”

        “做梦!”安迷修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勉强将流焱和凝晶重新握在手里,如果不是他脸上不断下滑的汗水,雷狮自己都要以为安迷修是个B了。但他是o,这是属于安迷修和雷狮彼此之间的秘密。安迷修闻着空气中某人的信息素,一时间有些走神。说起来雷狮这么强势的人信息素居然是猫薄荷简直不可思议。

       安迷修想起来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闻雷狮的信息素,还有些纳闷他是不是养了猫,于是就问了一句“雷狮你养猫了?猫薄荷的味道怎么那么浓。”然后就发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愣了半天,最后的结果是他安迷修在发情期结束后又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

       “雷狮你信息素是猫薄荷,你自己不会先醉了吗?”安迷修突然笑道,此时的他发情期已经开始,信息素大肆发散,他知道自己的信息素虽然淡但是在发情期也是很浓郁的,不久就会有很多A到这里来试图标记他。与其这样,不如让雷狮来,至少不会……

       “我是不是会醉你不是很清楚吗?”雷狮起身带着一身的味儿走到安迷修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里的寒意已经彻底褪去。“还是说……”

       雷狮没有将话说完,但安迷修知道后面的意思,安迷修苦笑一声直接坐到地上朝着雷狮伸出双手,他说:“雷狮,抱我。”

       于是顺理成章的,雷狮弯腰将人打横抱起朝着休息室走去,期间不时地低头安抚着对方。

      ……

      安迷修觉得自己此刻像是一块浮木,随着雷狮的动作浮浮沉沉,他的手紧紧环住雷狮的脖子,修长的双腿环住雷狮的腰。

       雷狮低头亲吻着安迷修,舌头撬开对方的嘴,然后滑进去肆意扫荡着安迷修口中的每一寸地方,津液顺着两人的嘴角流下。

       “嗯哈、”安迷修双眼无神地看着房顶,绿色的眸子里沾满了情欲,全身泛着浅浅的红色,锁骨处深浅不一的吻痕让他看起来色/气极了。雷狮轻轻啃噬着他的胸口。

        他要死了。安迷修仰头亲吻自己身上的人,身子不断的摇晃着,身下的床单被折腾得狼藉不堪。

        刚开始和雷狮是因为形势所逼,后来他们就很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名义上的情侣,于是每次发情期都是找的雷狮,可是后来他们“分手”了,自此安迷修再也没有找过别的A将他临时标记,只是靠着抑制剂度过发情期。可是这次呢,这次为什么又要找雷狮呢?因为他让自己发情期提前了不得不找个A临时标记自己吗?不是的,他安迷修不是那种人。所以为什么要找他呢?

      因为喜欢啊,安迷修。因为你喜欢雷狮,难道不是吗?这个想法让安迷修颤了颤,无声地笑笑,泪水从他的眼角滴落在床单上开出了一朵花。对啊,喜欢。他安迷修喜欢上这个恶人了,喜欢上这个叫雷狮的恶人了。

       雷狮逐渐加快了速度,安迷修能清晰的感受到深埋在自己体内的东西又胀大了几分。要成结了。雷狮再次亲了亲安迷修,准备退出安迷修的身体却被安迷修用后面紧紧夹住。

       雷狮有些诧异,这个家伙想干什么?安迷修侧过头不看雷狮,用已经哑了的嗓子低声开口:“抱我,雷狮。标记我。”

       雷狮愣住,抽出的动作猛然停下,眼中燃起了焰火,他强迫安迷修直视自己,问道:“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

     安迷修点点头,他说:“我知道,我在让你标记我,雷狮。”

      理智断线,情欲的凶兽冲出牢笼将两人吞噬,让两人重新跌入情欲之中。

      雷狮将安迷修的子宫口顶开挤了进去,成结开始,安迷修条件反射性的想逃跑,却被雷狮狠狠按住。雷狮低头在安迷修的腺体处轻咬着,尖锐的犬齿猛地刺破腺体,属于Alpha的气息顺着血液将Omega包裹住,标记开始。

      ……

      标记结束,安迷修像是重新能够呼吸一般大口地呼吸着空气,雷狮就这么压在他身上动也不动。安迷修有些不适应地动了动身子,奈何身上压着一个人,没法动。他费力地推了推雷狮,“出去。”

        “不要。你里面舒服。”雷狮咬了一口安迷修的脖子,开口,“而且你发情期还没结束,这样休息一会儿就好。”

     “我发情期提前怪谁?”安迷修一巴掌糊到雷狮脸上,同时毫不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出……嗯哈、雷狮你……”安迷修被雷狮顶的闷哼一声,还没说完的话就这么被揉进了喘息声里。

     “怪我。”雷狮道,“不过我就是故意的怎样。”

     “……你赢了。”安迷修沉默。

    “必须的。”

    “雷狮,你要点脸。”

      “我脸不是在这儿吗?”雷狮将安迷修的手覆到自己脸上,“你看,这不是吗?”

     “我后悔你标记我还来得及吗?”安迷修严肃的看着雷狮。

       “来不及了。”雷狮同样以严肃的表情回答安迷修,“你现在是本大爷的人了。”

      “……是就是吧。”

好了 没了。

评论(18)
热度(234)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