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被杀死九十九次的男人

*是糖

表达的乱七八糟的。加粗章节是发生在过去的事,如果还看不懂等掉马了我做阅读理解(……




有限的生命和无尽的生命哪一个更痛苦?

事实上当你挂念着什么时,一切或长或短的时间都令人感到充实。

 

01

 

“寒冰湖里藏着一个秘密。”

 

人们议论着,在参赛者之间以微妙的速度扩散开来。

 

带着神秘色彩的传言不管在哪个时代总是受人们欢迎的。反复咀嚼的消遣,随后又咧着嘴角去将掉着碎渣的故事告诉别人。

 

雷狮从来不屑于这些玩意,就一如他扛肩等身大锤,墨云与雷便拥簇过来——悬崖下头是沙石,是按捺爪牙的岩壁;之上的海盗正俯瞰打量这赛场的每个角落,像是巡视地盘的域主。

 

瞧瞧啊,这地方。

 

雷狮坐着去摆弄手边风干的泥块,捏碎后拨了几下,又狠狠碾回原地。海盗团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要说海盗团给队员留下了怎样的烙印,倒不如说将他们相互撕扯而后翻滚起来:是野心。即使是开赛不久,也无人不知雷狮海盗团的名号。

 

你可要小心点,细细的警戒声。别担心不认识他们的面孔,当他从你身侧经过你自然会明白,那是恶魔的灵魂,来自黑夜中寒冰的温度会让你颤栗不止。

 

起初高级狩猎区的人不多,此时谨慎还主导着大部分参赛者。一个白色身影从草丛中闪出来,雷狮却好像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那人持着双剑,一蓝一黄倒也不显得晃眼,和面前人撞了个说不清的眼神。雷狮的目光实在过于露骨,安迷修带着几分莫名点了点头以示失礼,迈步离开。

 

“初次见面,我是雷狮。”

 

安迷修本来没想停下,雷狮语调散漫,容易让人想起日中天压抑闷热的空气,相比之下他更喜欢雨后。

 

“你就是双剑的安迷修吧,久仰。”

 

安迷修僵硬地转头,“比赛开始还没有开始多久,这位先生。”换做平时安迷修从不会带着这般扎人尖酸的语气,可对着这人却突然没了耐性。

 

“哦?”

 

“没什么事在下就先告辞了。”

 

锤身划破空气的嘶鸣,身侧砂砾盘旋而起,迫下的落雷几乎是擦着安迷修的领口过去。安迷修眼里沉下光,抬起右臂低下一记,金属碰撞声迅速波纹般飞溅出去。一场没缘由的战斗,但雷狮感觉得到安迷修了动真格,这让他几乎是控制不住地勾起嘴角。

 

他们一直打到四周只剩下冷热流莹莹地亮着,是雷狮先收了手,安迷修也不想纠缠。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安迷修非常不高兴地点评了一句,“希望你下次换一种打招呼的方式。”

 

雷狮哼了一声,没了回应。

 

02

 

 如果你是裁判球,那一定会心知肚明业内行情:多在海盗团周围转悠能有效提高业绩,当然,是指没被砸烂作为前提的话。雷狮一直是商城的常客。凹凸大赛的排行榜每天都在刷新,雷狮不是很在意这个,他更倾向于把积分给卡米尔买蛋糕,或只是弄些无用的消遣 。 

 

反正之后积分又没用处。

 

太阳从地平线边缘升起,随后将阳光洒向整片大地。雷狮不喜欢看日出,但他总觉得那时的森林像安迷修的眼睛。于是就每天早上都会就近找个高些的地方,望向那一汪翠绿。或许有啤酒,雷狮将它们倒进玻璃杯里,听冰块撞得丁玲桄榔。雷师也不喜欢夕阳,他从中看见了怒火,一切都仿佛燃烧起来的艳丽,让雷狮想起还在雷王星的时候,偶尔能从花纹繁复的窗望见那头的落日,无数次地幻想着穿过如化在滚烫糖浆般的城楼,驾着飞船冲向星空,那是多么宽广无垠的空间!唯有那里才容得下向着自由的灵魂。

 

雷狮晃晃脑袋,从喉咙发出一串低笑,眼睛仔细凝视着这一眼也望不尽的星球。

 

卡米尔随大哥站在一旁,扫过雷狮的背影。似乎比记忆中强壮些许,透着一种不曾有过的气息。多了什么,少了什么,卡米尔曾以为自己是世界上除本人外最了解雷狮的人,直到他发觉雷狮或许甚至不理解自己。

 

他最终只是向前走了半步,没在雷狮旁边坐下。

 

“大哥。”

 

雷狮转了身子对着卡米尔露出询问的目光。

 

“总感觉…”卡米尔似乎是在措辞,摆弄着他的帽檐,他思考的时候常这样做,“您最近有些不一样。”

 

雷狮先是愣了愣,而后又笑了起来。他直起身子,带着一贯的宠溺看着卡米尔。他明白,他们不论何时都是心意相通的兄弟,可雷狮不愿意说出来。

 

“时间能改变一个人。”

 

卡米尔没得到他的答案,随后又把目光落在了啤酒上头。弯腰拿走了几罐还没开罐的揣在怀里,雷狮撇撇嘴,将手中玻璃杯剩下的一口饮尽。

 

“为了您的身体健康,还是少喝些吧。”

 

凹凸大赛商城里的东西五花八门,其中卡米尔最不希望大哥买的就是酒。雷狮逃出皇宫前喝的数量不少,不过都是些晚会,一只高脚杯杯从头到尾。如今雷狮一下子没了束缚,卡米尔不得不担忧起来。

 

卡米尔总是叹气。尤其是在大赛开始后,作为团队中的军师角色,卡米尔确实比常人敏锐一些。但他并不是个擅长摆弄文字的人,几次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还是止步于夜风微醺的月色。

 

雷狮向卡米尔道晚安,与之前共度的千千万万个夜晚无异般轻轻触了他的发旋。卡米尔垂下眼,他总习惯于听令大哥,卡米尔将自己的信任连同祝福托付给雷狮,却将忧虑留下了。

 

大哥,你可知你的背影背着沉重的孤独。

 

03

 

全凹凸大赛的人都知道雷狮和安迷修不对头。有人猜测他们迟早有一个会死在对方手里。

 

不过真的到这一天的时候,却没人能见证了。

 

“恭喜你,参赛者雷狮。你赢的了本届凹凸大赛。”

 

04

 

在这里稍作停顿,来听个小故事吧。

 

念旧的人最容易被世界落下。

 

雷狮闲下来时总会不时想起他和安迷修的决战,他们自己都没想到会活到最后,虽然嘉德罗斯和格瑞的战场传来轰鸣时雷狮和安迷修也没在悠闲的吃烤串,但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排行榜人数一下子骤降起来,本来就寥寥几人的列表又短了些,雷狮屏息看着金发少年的名字最终消失在屏幕上,这才烦躁地拽了拽围巾。

 

他们两人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双双挂彩。雷狮胸口给冷流划了个大口子,正往外头一个劲地淌血,那势头简直是要把他整个人都流干。

 

安迷修的情况同样没好到哪里去,他的脸惨白,像是隔夜没吃完的奶油蛋糕。他勉强倚着热流倾斜站立着,安迷修绝不喜欢在对手面前毫无形象躺倒,比起雷狮来说安迷修的职业素养实在高的太多。

 

雷狮心里哕了一口,我海盗,膨胀。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还是雷狮先挪了挪用脚尖去碰安迷修受伤的脚腕。

 

“你打算怎么办。”雷狮拖长了语调,“这破大赛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安迷修疼得直呲牙,剜了雷狮一白眼,能怎么样,石头剪刀布吗。

 

原先瘫在地上的海盗头子竟然还真的坐起身字认真思考起来,摸着下巴说倒也行,气得安迷修念起骑士宣誓词。

 

然后雷狮在安迷修出剪刀的时候拉过了他的手腕,落下一个力度极大的深吻。

 

05

 

“恭喜你,参赛者雷狮。你赢的了本届凹凸大赛。”

 

“你的表现出色,精彩绝伦。你很快就会被赋予神使的权利 。在这之前——你有什么心愿吗。”

 

“也就是说我能实现一个愿望?”雷狮漫不经心地看着四周目能所及的无尽白色,暗暗鄙夷所谓神明的审美,“见到参赛者,我是指已经死去的。”

 

神冰冷的语气总算有了些波动,参着些无奈和不明不白的嘲讽:“即使你是神使也无法复活参赛者。”

 

“真是搞不明白你们。每次都有孩子问相同的问题。”

 

神使摆出苦恼的样子扶了扶额头,在大厅中悬浮着踱步起来。

 

“明明当初是你们为了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利而毁灭了他们,到最后又把那丁点的怜悯心拿出来,搞得自己好像是拯救世界的圣人。”

 

“你们不负责拯救世界?”

 

雷狮插话,失笑得抖了抖肩膀,“幸好是我捅死了安迷修,不然那家伙可是要失落一阵子了。”

 

雷狮凑近到那面具前,右手的雷光跳跃起来,“而且,你话是不是有点太多了?我相信你没少因为这事吃苦头。”

 

那神使竟真噎住一时没说出什么,将雷狮弹出一段距离,还想要反驳什么却被雷狮抢了先。

 

“我和那群人可不一样,我可没心思去做什么救世主。”

 

雷狮像是想到什么,随后露出盯上猎物后的笑容。

 

海盗比起妥协可是更擅长掠夺。

 

“那神使大人,我的特权里有没有回到过去这一条呢?” 

 

 

雷狮再次睁眼时正是凹凸大厅,头顶上的天蓝得不现实,或许凹凸星的天空一贯如此,只是太久没有注意到了。

 

明明凹凸大赛时间不算久,却是全身涌上的陌生感。和平的气息充斥着这个星球,雷狮的表情有些扭曲,他看着一架架飞船起飞降落,人们成群结队带着新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赛场,雄心勃勃。

 

他站在展台上许久,在引起人注意前离开了。他比以往任何一刻都清楚自己要干什么,雷狮隐去身影在大厅里转悠着,果然看见了卡米尔等人,等候在领取原力武器的终端机旁。佩利正叫唤着自己会拿到最强的原力武器,帕洛斯便拐弯抹角嘲讽佩利。雷狮忍不住笑出声,其实没什么可笑的,但他觉得这一切都很好。

 

雷狮翻进终端机的屏障,召出雷神之锤狠狠地对准了那人的脑袋。

 

安迷修,我帮你为民除害了啊。

 

神使笑得疯狂,把过去的自己的尸体抛进寒冰胡里。

 

他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扛着巨锤从终端中走出来,迎上自己的海盗们。

 

准备好迎接新的祸害了吗?

 

 

“寒冰湖里藏着一个秘密。”

 

人们议论着,带着神秘色彩的传言不管在哪个时代总是受人们欢迎的。

 

雷狮从来不屑于这些玩意。

 

因为他本就是传言的中心。

 

06

 

有神祗在这片大地上控诉着孤独。不,不,我是不同的,我将带着热情充盈我无尽的生命,讴歌自由的赞词。神明的生活没有想象中的有趣,倒也不像人们说的那样无趣。

 

雷狮再一次站在了顶端。他本就是皇子,如今是神使,张开双臂,像是拥抱摇篮中的婴儿般去感知这片属于他的赛场。

 

他对清晨初生的太阳感到愉悦,混着铁锈味的风温柔的割过雷狮的每一寸皮肤。

 

此刻他想赞颂灵魂,紧闭着双眼的人们啊!你们真应该好好聆听这最美妙的生命的交响曲。宏大的从苍穹倾泻而下,冲刷过整片安静着沸腾的大地。

 

比起征服宇宙,征服命运让人更有成就感。

 

雷狮搂起安迷修的尸体,满足地眯起眼,在他的额前留下一个吻。

 

“傻子骑士,睡吧。”

 

“醒来我们会再相见的。”

 

雷狮望向那寒冰湖。

 

他活动活动身子,笑着踩在冰面走向湖的边缘,如同走在去加冕的红毯上。

 

让我再来碾碎一次所谓运转法则。

 

雷狮近乎享受跃进湖中,感受被寒流包裹的身体逐渐下沉。说来奇妙,他竟觉得这感觉熟悉的不得了。

 

寒冰湖有个特殊的效果,也是雷狮当上神使后才知道的。一切活物都可以在这片水中浮起,而死去的无生命体会沉入湖底,时间为他们封上寒冰。同时这里也是雷狮设定好再次回到过去的入口。

 

神使拥有无尽的时间。而雷狮非常乐意将一辈子都消耗在与安迷修纠缠上。

 

…那是什么?

 

他还在加速下沉,周围的视线死死地扎在他身上。

 

寒冰中的躯体以诡异的姿势堆积在一起,无数雷狮的眼球随着这位诧异的神使转动着,宛如一场盛大注视礼,那一双双毫无生气的眼睛几乎要在他的身上钻出洞来。雷狮这才开始感到寒冷,这水怎么会这么冷?

 

雷狮想剧烈地咳嗽,可只有更多的液体涌入鼻腔,雷狮头一次感受到血腥味的恶心感撬开他的脑门装进神经中枢,一定是有什么搞错了,我将死去的自己扔在这里,而你们又是谁?你们为什么要看着我——

 

高高在上的神使以为自己打破了守则,实际上并没有。

 

只不过是命运的一环。

 

他恍然间觉得自己看到了安迷修,被他杀死了两次,或许不止两次的骑士。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又为何向我伸出手来?你想给予我救赎吗?

 

那双手掐上雷狮的脖子,安迷修亮的吓人的绿眼睛盯着他,像是逃离皇宫第一次看到的星空。安迷修收紧手,拉过雷狮昏昏沉沉的脑袋贴上他的额头,近乎低吼道:“来找我。”

 

来找我。

 

多么恶毒的甜言蜜语啊。

 

雷狮明白了,一下子明白了,于是寒冰湖带走了他眼角的一滴水。

 

07

 

《大赛记录手册-99》

 

不知不觉就写到第九十九本了,连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从最初的记录本已经完全变成日记本了啊,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每一届大赛都一模一样,确实是没什么值得重复的了。那先这样吧,也差不多是时候该回去了?

                                 

神使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安迷修身旁,不管是多少次安迷修总会被吓到,虽然已经不想最初时丢人地叫出声来,但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

 

“神使小姐。”安迷修恭敬地问好,想要行礼却被拦下了。

 

“说了多少次,直接叫我秋就好啦。”隔着面具都能听见她清脆爽朗的笑意,确实是令人心情愉悦的声音。

 

“唉,也真是苦了你了。”秋大姐姐般拍了拍安迷修的脑袋,即使从年龄来讲安迷修觉得有失成年男性的最严,“没想到会把你困在那里。实在受不了了就回来,我们会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安迷修笑着叹了口气,小幅度地摇摇头,声音放的很轻:“不必了。我觉得生活在那里也没什么不好的。”

 

秋注意到他没有用困这个字,寒暄几句便离开了。

 

安迷修第一次见到神使小姐,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当时雷狮放开他,安迷修当机了好一阵,才开始结结巴巴指着雷狮骂神经病。

 

雷狮看着他好气又好笑,趁他没注意有在他泛红的脸颊上嘬了一口。

 

成吧,纯情骑士在这方面吃海盗头子的亏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雷狮像真正的恋人一样环着安迷修,含含糊糊地说,那就算我赢了。

 

安迷修眨眨眼,也没怎么想,就说,好啊。

 

雷狮去摸安迷修身后的热流:“海盗头子的吻可是很贵重的。”

 

“你要死在我手上一百次来还。”

 

安迷修觉得雷狮幼稚的不行,虽然他觉得人活一生,这辈子折在雷狮手上也没什么不好。

 

“你数学谁教的?”

 

“第二个不算,安迷修”雷狮语气明显不满了起来,“怪不得你泡不到妹子,我怀疑你的浪漫就着前年午饭吃了。”

 

“好吧,好吧。”安迷修带着哄人的意味。

 

“在那之后,我们就在一起吧。”

 

安迷修最后一次心跳成了默许的回答。

 

 




等一下,我还没跟雷狮祝贺他赢得大赛。


 

08

 

安迷修睁开眼睛,却对上了一副面具。纯白的背景晃得安迷修有点不适,惊呼引来了周围的目光。

 

这才打量起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凹凸大赛赛场。他们没给安迷修质疑的时间,很快就有人开了口。

 

“你是安迷修?”

 

“他就是。别问了,这还需要疑惑吗。”

 

“好吧,看上去确实不错。”

 

“那就决定是他了?”

 

安迷修没听懂其中的对话,但至少他长的惊人的反应弧已经得出了些结论:“我没死?不对,您们是……神使大人?”

 

他们的目光又重新聚回这个年轻人身上,低声探讨起来,随后一位神使站到安迷修面前。

 

“你好,欢迎来到领域。”

 

“你好。”若是平时安迷修绝对会向这位美丽的小姐行个礼,可此时他确实过于紧张,且过于疑惑了,他紧咬着下唇,等待对方再次开口。

 

“先为我们的唐突致歉。凹凸大赛举办这么多年,我们也渐渐发现了制定规则的漏洞,并不断修改完善。通过近几年的大赛,所以我们决定进行一次改革。”

 

“我们将给予你不死之身,成为凹凸大赛内部的一员,作为参赛者参加大赛,暗中维持大赛的秩序。”

 

“因为我是近几年来道德水平最高的?”

 

“不,是因为你是这几年来最不受小姑娘欢迎的。我们不用担心你会和参赛者有什么暧昧包庇行为。”

 

“……”

 

“不管怎样,你获得了永生,不是挺好的吗?”有一位神使插话道,笑嘻嘻地朝他挥挥手,“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得呢。就没什么想说的感激我们一下?”

 

“也就是说,我能见到神使?”安迷修突然提高了声音。

 

“你怕不是个傻子,不然我们是什么。”

 

“哦,抱歉,不是……”安迷修因为激动而晃动手臂,察觉失礼才又收了回来,“我是说这一届——我们这一届。就是大赛第一。”

 

“不用紧张,他正在被交代任务吧。”神使又像是想起什么,“不过也不一定,得看他许的愿望了。”

 

安迷修不以为然,直到自己上任第一天打开名单发现名字熟悉的过分。

 

雷狮,雷狮。

 

安迷修的冷汗一下子从头冲刷到脚底,好你个恶党,当了神使果然也就知道折腾。

 

他向着雷狮生命光标消失又再次出现的方向,带着几分苦涩地喃喃:“雷狮,搞不好你真的要实现你的承诺了。”


09


安迷修是这届凹凸大赛真正的记录者,他参加了九十九届大赛,经历了九十九次死亡,而现在正翻开一本新的笔记,准备去迎接第一百次。

 

看样子雷狮又重启了大赛。

 

他每次回到过去都把上次忘得一干二净,总以为自己新官上任傲得不行的样子有点好笑。寒冰湖雷狮的尸体该清理一下了——说实在的,他对自己下手还真是狠。对着过去的自己难道没有一点犹豫吗?果然是铁石心肠的恶党。不过

 

他顿了顿笔,停留了一小会。

 

有点期待。

 

安迷修补上一句。

                    落款是最后的骑士 于微凉的傍晚。

评论(55)
热度(401)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