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所有人都得了呵欠症

 

某一天,凹凸星球的所有人都得了呵欠症。

 

 

>>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创世神说自己今天过生日,决定送给参赛者们一点小惊喜。

 

去他妈的小惊喜。

 

雷狮阴沉着脸站在一旁,看着佩利在帕洛斯的使唤下一个人完成例行的捕猎活动。

 

“大哥,关于刚才安迷修的事情……”卡米尔低声问他。

 

“我会解决的。”

 

“……”

 

卡米尔压了下帽子,情绪复杂无比。

 

 

>>

 

两小时前。

 

“安迷修,你怎么总是突然冒出来,不会是喜欢我吧?”

 

雷狮玩味地打量着单膝陷地、勉强用双剑支撑自己身体的安迷修,用言语戏弄他的同时俯身捏起他的下巴。

 

“呵,恶党,别以为说这些话就能动摇到我。”安迷修喘着气,血液混着汗水滑过眉角,模糊了眼睛,依然亮得惊人。他笑着,直视,气势毫无减退,“我对你,可是只有必除的信念啊。”

 

——安迷修说完,打了个响亮的呵欠。

 

真的特别响亮。

 

“……”

 

一片寂静。

 

安迷修捂住自己的嘴,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雷狮盯着他,心里不知是气是笑,最后嘴角一扬,说:“你昨晚做什么去了?”

 

冰冷的剑风擦过雷狮的指尖,一斩一跃间,安迷修已经摆脱控制,拉开了和他的距离。身体有些摇晃,剑尖却稳稳地指向他。

 

“刚才那对姐弟,放了他们,以后也不许找他们麻烦。”

 

雷狮眯起了眼睛。

 

“这不是请求,而是警告。”安迷修语气凛然,散发出的剑势也在佐证这一点,“否则下一剑收掉的就是你的性命。”

 

空气在嗡鸣,雷狮低头,肩膀颤抖,笑声猛然迸发,自我到旁若无人。汹涌的元力席卷而来,两股庞大力量的对撞让安迷修脸色一白,唇角渗出鲜血,却咬着牙没有后退半步。

 

雷狮走向他,慢慢地说:“好啊,我不会找他们麻烦。”

 

安迷修有些懵逼。

 

他只是想拖延下时间好让人逃得更远?这个恶党居然真的答应了?

 

当话音落地,雷狮已经站在他面前,神情冷酷。

 

——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

 

安迷修瞪大了眼睛。

 

 

>>

 

面板滴滴响了起来。

 

裁判长丹尼尔的的大脸出现所有参赛者眼前。

 

“早上好,亲爱的参赛者们,现在插播一条紧急通知。”丹尼尔清了清嗓子,“今天是我们伟大的创世神不知多少岁的生日,为了让所有人分享到他的快乐,创世神大人决定送给大家一点小礼物。”

 

“你们听说过呵欠症吗?”

 

“鉴于这个世界充满了尔虞我诈,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谎言和误解而出现困难和阻碍,创世神大人特地发明了呵欠症来解决这个问题。”丹尼尔热情洋溢地介绍着,“即日起,凹凸星球上的所有人在说谎时都会打呵欠。”

 

“祝各位患病愉快,尽情享受这个没有谎言的世界吧。”

 

 

>>

 

“所以你说放过他们是骗人的。”

 

安迷修擦了把嘴角的血迹,握紧了双剑,确定地说。

 

目睹那双绿眼睛由茫然的空白转为怒气的焰火,雷狮笑了出来,懒洋洋地说:“对啊,也就只有你这种傻逼才会相信吧。”

 

“不过——”他话语一转,“如果你愿意加入海盗团的话,我倒是可以放他们一马。”

 

安迷修看着他,没有打呵欠,看来是真话。他张了张口,又闭上。

 

“你愿意吗?”

 

安迷修这才发现雷狮凑得很近。他的指尖微凉,紫色的眼睛泛着沉光又清澈无比,这让安迷修突然不能确定他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呼吸交融,鼻尖轻轻碰到一起,安迷修几乎是狼狈地偏过头去,喉咙中发出含糊的声响。

 

“安迷修,你愿意吗?”

 

居然又问了一遍。

 

安迷修用剑柄隔开二人的距离,刘海投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

 

“我拒绝。”

 

 

>>

 

正好赶到的卡米尔:“……”

 

这是什么问答?

 

求婚吗?

 

 

>>

 

呵欠症的蔓延让参赛者们苦不堪言,某些以言语为利器的选手损失尤为惨重。终于有一天,大家决定团结起来,一起推翻创世神的压迫与统治。

 

安迷修站在积极的行动者金的身旁,看他一脸期待地向丹尼尔询问:“裁判长,你会站在我们这边吗?”

 

“我喜欢有梦想的参赛者。”丹尼尔笑着说,“但是推翻创世神大人什么的可是违规行为哦。”

 

金执着地问:“那你会站在我们这边吗?”

 

丹尼尔说:“当然不会。”

 

金失望地低下头,而安迷修看见,他们的裁判长打了个呵欠。

 

安迷修:“……”

 

 

>>

 

雷狮会和自己并肩作战,真是梦里也没有出现过的场景。

 

安迷修挥动双剑,默默地想着。

 

在被迫成为同伴的现在,加入海盗团什么的——其实也……

 

紫色的电光险险擦身而过,安迷修背后冒出了冷汗,他恼怒地看向旁边的恶党,发现他冲自己递来一个轻飘飘的嘲弄的笑。

 

“别走神啊,安迷修。”

 

这家伙还真是故意的!

 

加入海盗团什么的果然还是不可能啊混蛋!

 

安迷修化愤怒为力量,奋身投入第一线战场,没看到雷狮收敛的眸光,也没听到他飘散在风中的话语。

 

“安迷修,你真是个大傻逼。”

 

——虽然听到也不会高兴就是了。

 

 

>>

 

有些事情果然不能指望迟钝的家伙自己发觉。

 

直白一点吧。

 

雷狮在中途就脱了队,等安迷修再见到他的时候,正是大家庆祝胜利的时刻。

 

“你去哪里了?”

 

安迷修忽略了心底那些微雀跃的跳动,直奔主题。

 

“安迷修。”雷狮按住他的肩膀,脸色有点苍白,却还是挂着那种懒洋洋的笑容。

 

他说:“本大爷喜欢你。”

 

他说完就满意地闭上了眼睛,丝毫不顾安迷修心中的洪水滔天。

 

 

这次他没有打呵欠。

 

 

END


评论(28)
热度(993)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