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遇

呼啸声、喊叫声、厮杀声。这些声音混在风中穿过森林。安迷修捕捉到风声中这一细微不同,他确认自己没有走错路拐到峡谷或是哪儿,继续向前走。
越往森林深处,那诡异的声音就越尖。尖锐的噪音几乎要刺破他的鼓膜,将他大脑的神经搅个稀碎,但他还是咬紧牙关接着往前走。
戒备心不是没有。从他踏入森林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手中就已紧握双剑,以备万一。

声音消失了,按理说他应当松口气,稍稍放松下紧绷的神经。但他知道那是经验不足的新手才会做的事——因为这里现在静得可怕,好像有个黑洞把声音都吞没了似的,和刚才恰好形成两个极端。
经验告诉他这里边绝对有蹊跷。先是他不知怎么回事出现在这里:只有一片森林,和一条延伸进森林里的路,周围皆是一片浓雾笼罩的虚无。
这种情况类似精神系的攻击,大致可以认为是哪位技能是精神攻击的参赛者干的好事。当下最重要的是保持冷静,否则极有可能会失去理智,成为敌人的傀儡。
他快要走到森林的尽头了。安迷修的喉结动了动。他不知道前方有些什么,可能是敌人,也可能是下一波攻击,譬如梦魇之类的。但他无法破解精神系的技能,这个系的参赛者像蛇一样狡猾,喜欢藏在暗处窥伺,技能也和滑溜溜的蛇一样难缠,令人作呕。
他只能顺着走下去,走到未知里去。

他走到尽头。森林在他身后化作无数碎片消失了,脚下的路也是。他站在一片空白中,接着弥漫起和开头一样的雾。
雾没有毒气或是下药。但在看不清的环境中同样致命——你不知道谁依仗着浓雾,正随时准备了结你的性命。
如安迷修所预料的一样:一个人影出现在他身后,手中的匕首闪着白光。他转身便是一剑封喉,那人影倒在地上再不动弹。
这一击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很快,许多人影从四面八方袭来。安迷修不禁蹙眉,只得再次举起双剑迎击。
战斗很累,从这些人的攻击方式不难看出他们是参赛者,大概也是被操纵了。正因如此,他们没有痛觉,只是麻木地一次又一次发起进攻,为了结束这种无休止的战斗他只得对他们的要害下手。
被斩杀的傀儡们倒地之后都变成碎片消失了,和那森林一样。安迷修抹一把额前的汗,他猛然间意识到自己似乎和那些人一样是被操纵着的。这个诡异的空间是个角斗场,他们负责自相残杀——给那个幕后的操纵者看,直到唯一的存活者也耗尽全身力气死去,这场“猎杀活动”才算结束。
这就是精神攻击的麻烦之处,你不知道自己从何时开始已经被控制了。安迷修愤愤地往空中挥剑,像是要斩断这个空间,连带着那个幕后的家伙一起撕裂。
这一动作带动了气流,让他眼前的浓雾薄了些许。他也因此看见不远处还有个人影,正在向这边奔来。
那人影近了。雾霭也再次笼了过来,又恢复了之前的一片浓白。他摆好架势准备防御,那人却在攻过来之前刹住了脚步。
“安迷修?”他听见对方说。

安迷修愣在原地,一瞬间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
“真亏你还有自己的意识。”他听见自己这么缓缓地说,“雷狮。”

“彼此彼此。”雷狮也收起了戾气。他在空中挥了挥手试图驱散挡在他们之间的那片雾。“我要是有意识,就不会那么容易中招了,倒是你——”
“大名鼎鼎的骑士先生也会中歹人的小把戏啊。”

“我——”安迷修刚想辩解些什么,雷狮却把食指放在他嘴唇上,制止他再说些什么。
“现在可不是斗嘴的时候,安迷修。”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安迷修还是能从语气中猜出七八分:此人现在铁定笑得一脸狡黠。他抬手想把雷狮的手指打掉,或是反折回去让他吃点苦头也不错,但雷狮在他刚抬手的那一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收回手,安迷修只好作罢。
天知道这什么都看不清的情况下他是怎么能准确无误地把手指放在自己嘴唇上的。安迷修也懒得深究这事,他更关心如何从这里逃出去。
“你不是能造龙卷风吗?”雷狮倒是不慌不忙,“造一个把这雾吹了呗。”
安迷修恨不得剖开雷狮的脑袋看看里边有没有叫做基本礼仪的弦:“能用技能我早用了。这空间好像有什么东西能屏蔽技能和系统,但是武器还能正常使用。”

“傻。”雷狮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说什么?难道你有办法——”安迷修感觉有一股无名火在胸口燃烧,但他还没来得及发作,就被雷狮压低声音的一句“别动”,把没说完的后半句硬生生憋了回去。
雷狮的右手绕过安迷修的脖颈,在他后颈那儿轻轻摩挲着。安迷修听见自己脑袋里“嗡”的一声响,整个人定定地杵在原地,不敢稍有动作。
雷狮比他要高上些许。这个高度他稍垂眸就能恰好看见这人好看的脖颈线条。他略略屏息,不去理会后颈如虫啃咬的微痒。

片刻后他们的近距离接触结束,他眼见着雷狮把玩着一个豆大的小机器,类似信号发射器。
“是这玩意让你放不了技能的。”雷狮咔的一声捏碎那个机器,碎掉的零件被他毫不留情地扔到地上。他退后半步,隐入浓雾中。
“来,安迷修。”他说,“开个大。”

安迷修也很给面子的放出技能。狂风咆哮着撕碎白雾,现在他们终于能看清周围——他们面对面地站在空白的空间,像是未编辑的背景板中唯二的人物,可笑极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安迷修莫名的心情很好,这多多少少和他能使用技能有关,也有可能是因为不再孤军奋战。
雷狮站在离他有一米多远的地方,视线锁定在他身上。他就静静地伫在那,一动不动,似一尊雕像般凝视着安迷修。
他倏然笑了。不是以往那种轻蔑的、讽刺的笑,也不是嗤笑或似笑非笑。

这种有点倦意,有点柔和,还有点庆幸的表情出现在雷狮脸上,安迷修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出现了问题,或者只是看错了。

他觉得是自己看错了,因为下一秒那种平和的神情就被狂妄替代了。
“接下来?”
雷狮的眼中带着杀意。
他伸出手,霎时间雷神之锤赫然出现在他手中。泛着蓝光的电流自下而上地蔓延至顶端,电流的刺啦声和电火花的噼啪声此起彼伏。

“当然是——”
他挥起雷神之锤,卷起的气流吹乱二人的发。
“出去啊!”
随着巨大的爆裂声,电流渗入整个空间。空白世界应声崩塌,现实中他们狼狈不堪,面对面站立。
回来了。

“居然能在这遇见你。”雷狮说。
“是啊,没想到能遇见你。”安迷修说。

好巧,幸好遇见你。

评论(18)
热度(98)
  1. 清晗_持续掉粉中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转载了此文字
    我操,我忘了几个月,这篇是我的。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