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是你雷狮飘了,还是我安迷修拿不动刀了

♣意识流,估摸着是要被屏蔽,憋了半天也就这么点儿…别嫌弃我写得辣眼睛就好

♦标题别信,各位中秋快乐

♠好吧其实真标题是《无人海》

♥我觉得这次我马术高超,不过请看过的小伙伴不要扒我呀QVQ! 

 


>> 

他站在水中,踩着粗粝的砂石,踏着碾碎在掌心被抛入水底的昨日。


失落的群星坠入海中燃烧起岁月的光火,竭力蔓延至荒芜的天际,火光烧尽每一处遮着光的阴影。说起回忆他便开始发笑,自顾自地喝着酒却不发一言。冰凉的酒液混着烟草燃烧的味道滑进喉道,沉浮在玻璃杯里的冰块发出清脆的声响,打碎了埋在他眼底的死寂。


片刻后他转过脸来,视线落在我这头,却明显不怎么在意我这个连名字都无关紧要的过路者。我瞧见了那双在其他参赛者口中被形容得有些可怖的紫色眼睛,意外的并无传闻中那般能无形杀人的威慑,虽然那双眼睛里确实带着上位者独有的高傲与冷意,却让人觉得莫名遗憾。那双眼睛是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若要拿什么句子去描述,将星海填入其中也绝不为过——可如今它已经黯淡。我猜想那便是我在问出这些冒犯而多余的字句后还完好地站在原地的原因——死去的时间里旋转着一颗孤独的恒星,可他早已疲惫。他依旧年轻,但那似乎于他已没有更多的价值。


【一片海。】


他终于开了口,嗓音带着被酒精腐蚀出的一丝沙哑,昏昏沉沉地坠入朦胧的回忆里。泛黄的书页翻动着老旧的潮声,模糊的字迹又一次被摩挲着原本的模样被还原。


他曾爱过一个人。


很难想象这个臭名昭著的海盗会用那样严肃的表情去陈述一个看似普通却与他不太搭的事实。对方的名姓在这个故事里他只字未提,但从叙述来看那应该也是一位参赛者。凹凸大赛的恋爱故事我也听过不少,开头偶尔会甜,结尾多半是虐,不知是否这样的生死场里已经默认了爱情是悲剧的代词,群星相碰燃烧出短暂的花火,最后坠入永眠的深渊化作冰冷的尘埃。


>> 

他的故事开头有些没头没脑,大概是酒精影响了思维,让他下意识挑出最先想起的部分,之后再断断续续补充些什么。


他说那人的眼睛曾倒映出载着星辰的大海,柔软的嘴唇细数过每一颗星星的孤独。他爱过那唇间的刻薄也碾碎过那唇角不屈的执着,他吻过那片森林深处的浮冰,在清晨听见那干净的嗓音融化成春日潺潺的浅溪。他对那具身体的熟悉也许远胜过那个迟钝的原主,至少物质上是如此。


他心底曾住着两片光明,越过一片海和一处歌声,阳光将永夜渲染成刺眼而不眠的狂欢。心脏饱浸着温暖的毒素而不知疲倦,直至时间褪色,留下苍白,热度随着光芒一同死去。


他们在激战后拥吻,手中沾着血迹的武器尚未消散便开始撕咬彼此的嘴唇,爱与欲望落下未歇的暴雨,淅淅沥沥打湿干燥的唇舌,却浇不灭骨骼深处躁动的炙热,理智再多一分都已显得多余,呼吸裹挟着风暴搅乱冲动的神经。他的指尖在那具同样年轻的身体上肆意游走,掌根贴住交错着疤痕的胸口触到了存活的心跳。他总是会给对方留下带着恶意的烙印,森林与星海在雨中被欲望所浸泡,没入汹涌的浪潮。他亲吻着苍白脊骨上盛开的花朵,齿间划过一片干净的皮肤,又迅速用带着锈味的红色染上那一处湿润的空白。味觉正常的人多半不会喜欢这种味道,但他乐意让疼痛去表达他所谓的爱意,兽的眼睛注视着他的猎物,他的爱是抵在心脏上的利爪,刺破最柔软的部分拉扯出那些无法透过言语而递交的答案。


草草扩张后他掰开对方的腿根冲入那具干涩苍白的身体,交合间带出红色又混入白色,欲望打湿衣料泅开斑驳的痕迹,他喘息着咬住对方开合的嘴唇,粗暴地抚开遮住了那双绿色眼睛的湿润额发。新叶般年轻的眼睛亮得像是海域深处的灯塔,照亮他的海洋、他的路途,指引他足尖的角度。那片明亮的绿色正蒙着层淡淡的水意,盛满了他的倒影,晃动着细小的涟漪。露水在清晨的绿叶上滑落,阳光亲吻了盛开的花朵。这很容易给人错觉,错觉他们并非身处这般残酷的战场,错觉这条路的尽头还存在着明天。


可那片春天终究是一个谎言。


他无数次凝视那双眼睛试图找出些什么他未曾发现的东西,最后在那之中看到了孤独。藏在温暖下的是一片冰冷而深邃的海,那是他至今也没能走到尽头的遗憾。他的船曾在无数海面航行,驯服暴怒的雷电,征伐愤怒的浪啸,他的名字在世人的恐惧中烙下痕迹,他的自由是这世上最令人骄傲的冠冕,可如他所拥有的一切却破不开那曾薄薄的浮冰,他意图航行,却只能搁浅。他们在废墟中拥吻,在失去光源的夜幕中与彼此纠缠,将湿润的吐息送入对方的口腔抚平燥热的冲动。他们不断在清晨分离,却又在战场相遇。黄昏里他看见那身影拖着长剑步伐沉重,穿过干燥的风和一地无望的未来回到他面前。每次重逢后的交欢都会多一分疼痛,他撕扯着那人的信仰,在耳边低吼着控诉愚昧的妄想与现实的可笑,但他只听见了对方破碎的喘息,似乎那些字句全都沉入海底,得不到任何回应。偶尔对方的指尖会在高潮脱力的颤抖里抚上他脑后的发梢,暧昧不清却又意味不明。


听到这里我有些疑惑。似乎这个故事至此有关“爱”的字眼只存在于他这一方而言,他说他爱上了那片海,爱上了一个愚蠢的骑士,但孤独的船只始终在那片孤独的海中单向漂泊,他的海洋从未给过他回应。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沉默蔓延开来之后我有些后悔自己的多嘴。踌躇间我听见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又似乎是自嘲般的低笑,像是溺水者抓住了一艘船轻薄的檐,却又再度随着海浪被拍打入深渊。


>> 

他们曾在寒冰湖畔看过一整晚的星星。


那多半是他们最和平的一个晚上,没有撕咬和争吵,巨大的夜幕之下是两个孤单的影子。他的骑士认认真真地数起了夜幕中细密的群星,年轻的脸被星光浅浅勾出轮廓。那五官并未完全褪去青涩,微微低垂的眼角磨去了锋利,落下一片温驯。他喝着随身带的啤酒盯着对方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出声问傻逼骑士你难不成真在数星星?


骑士转过脸来看他,表情切切实实带着点儿恼怒。


于是骑士抬手快很准地捏住了海盗头子的鼻子,正在喝酒的海盗被这一下弄得猝不及防,呛进喉咙里的酒液差点儿涌到鼻腔里去。


九十九颗。骑士小声念叨。


他咳嗽了几声皱着眉去质疑这个明显和星幕数量对不上号的数字,对方却给了个眼神不想再说话。重新躺回草地上的骑士似乎不打算接着把星星给数回来,闭着眼睛像是要就此睡去。被嫌弃的海盗扔开喝空的酒罐俯下身去撑在骑士耳侧,带着麦芽香的吐息落在对方耳畔。于是骑士睁了眼看他,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即使在夜晚也带着摄入人心的光芒。他低了头去亲吻那双眼睛,拇指熟稔地摩挲着对方的嘴唇。


指腹贴着的那片唇瓣动了动,传达出了某个句子。落下尾音的时候吻便停在了那里,也许还有未说出口的字句,但他把那些存在或不存在的东西统统堵回骑士的嘴里,寂静里只剩下风和草尖抚动的声响。


第一百颗。


他听见了骑士的呢喃,眼角捕捉到一点淡淡的光芒。


莹蓝色的冰面下散发着明亮的光芒,那些光芒是互相追逐的白色光点,急速游动而后汇拢,细碎的荧光合拢成耀眼的光河,放眼望去偌大的寒冰湖下像是藏着一整片涌动的银河。


漆黑的夜空挂着一轮月亮,流淌的月光落进冰面与星河交汇,延伸进更深的湖水,延伸至更遥远的天际。


有什么抚上了他的脸——那是骑士的手,带着薄薄的茧,干燥而温暖。他们眼中倒映着彼此,倒映着这一瞬的永恒。他忽然明白了为何先前被打断计数的骑士会那样气愤,如今留给他们的时间每天都在流逝,他们已无力再做出多余的等待。一百颗星星的光芒撒落天际,有关愿望的话语消散在风里,此刻的光芒只属于他们留给彼此的约定。


他们再次交换了一个矫情得有些过分的吻。


寒冰湖有着一个传说。当一百颗星星的光芒同时照耀到冻结的湖水之上,就会唤醒沉睡的星光萤火。那是一种极其稀有的物种,并不能作为攒积分的狩猎对象,而是传说中的美丽景象。有人说一百颗星星带来的萤火是神的一部分化身,赢得大赛能获得一个实现任何愿望的机会,而向萤火许愿的人则能在未来某日重现某段不舍的过往。萤火会记住你许下的约定,当你想要重现那段回忆之时,只需返回约定之地,等待那一百颗星星再一次归来。


>> 

我再次为自己的好奇心感到抱歉。关于这个传说我也曾听到过,没想到居然确有此事。我想开口又怂怂地不敢再向他提问,这感觉憋屈得不行——真好奇那样的人会许下什么愿望。


“说得太多了。”


停顿片刻后他皱了皱眉毛。我立刻触电般地后退了一小步——毕竟那是大赛第二,听说之前排名是第三,但不知为何某日他的积分瞬间填补了与原本的第二名几十万的差距,成为了现任的第二。似乎也正是那段时间,永远被寒冰覆盖的寒冰湖忽然解冻,如今这里的湖水清澈温暖,反倒成了什么奇怪的休闲地区。不过那是题外话,面对这种角色,就算是对方动动一根手指都能把我给轻易碾死吧,越想脑子里脑补的场景就越发可怕。


“我从没和一个陌生的家伙说过那么多话——还是个弱鸡。”


被喊成菜鸟的滋味当然不好受,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我心一横抬起脸瞪着他,不过事后想想那眼神应该怂爆了,还不如安安分分低着头数脚边的石头。


“你有一双绿眼睛。”


我听见他这么说,语调里带着些什么我无法理解的东西。


“现在滚吧,我今天没有清理杂碎的心情。——你有三秒时间从我视线里消失。”


真TM刺激。


一秒的懵逼之后我拔腿就跑,幸好寒冰湖的陆地部分没什么崎岖地形,用元力加速离开这个区域不算困难——我回头看了一眼,那身影站在黄昏的寒冰湖中,背后是一轮燃烧的夕阳。那景象宏大却悲伤,那些光芒燃烧着一切,如今连寒冰湖都已融化,却没有解冻那颗死去的心。


那是我见到他的最后一眼。

 

 

=TBC=

(?也许吧,猜出我的话就重修补全x)

 


评论(19)
热度(257)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