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雷安。 身为一个o心里有点b数会死吗?

掉不掉马已经不重要了,我写的爽,你们吃粮开心就好。其实我因为时间太紧,车部分写的比较仓促了呃……你们随便看看吧。错别字什么的就当没看到x
原著向附带abo世界观,内含r18(骑乘+野战)

                  “就凭你?”

                 雷狮咧开嘴角,唇瓣张开又闭合轻轻吐露出三个单字,他知道那个杂碎肯定听得到。但海盗头子根本不想施舍任何视线给予对方,下颚抬起朝人,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鄙夷瞥着对方丧家犬的模样。

                   哈,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弱的要命。

                   寒莹泛着光彩叆叇云朵漂浮不定,周身像是打翻的黑墨水般,无言的缄默逐渐弥漫。静悄悄的只剩下风息吹过耳畔,带动着后方草坪以及看不见却听的到的葳蕤树木窸窸窣窣抖动之声。

                  “明眼人都知道不要挡我的道,也就只有瞎子才会撞上枪口。”

                  雷狮发话了,他一臂弯曲,拇指指腹摩挲着白色外套衣领上的褶皱,神色略微黯淡百般无聊将其抚平。几日没剪的指甲有些尖锐,触碰着温热皮肤带着刺痛感。玓瓑的光线淬入瞳孔带着滚烫,周遭是跳动的雷电火花,发出的噼里啪啦声响窜入耳蜗。

                 “瞎子的结局只有一个。嗤,那就是死。”

                  凝聚元力技能,雷霆万钧破晓风絮绽放旖旎显得峬峭。双手上已经显现出雷神之锤的雏形,动作利索的将武器抗于肩膀后,略微歪头任着风劲儿吹散鬓发,挑起眉毛显得桀骜不驯。嫳屑间,运动鞋踩在地面上发出跫音,速度之快使微风呼啸作响化为锋锐利刃,且自运动鞋鞋沿卷开脚侧灰黄泥土。他的鼻翼轻动喉咙一震再次发出嗤笑音节,铿锵有力字音从唇齿缝隙间溢出。独有的微沉嗓音配合着吐出的干净利落字句,毫无保留的宣誓着那摸身为上位者的优越,以及对于垃圾的不屑一顾。

               “弱鸡而已却和我叫板……”

               “你,够资格么?”

               海盗头子一向厌恶这种弱小的杂碎,正当雷狮准备一锤子下去收割掉这点积分的同时,一阵阵风冷冽干脆的刺向他脸颊。条件反射,雷狮一跃而起跳开到旁边贫瘠草地。定睛一看果然还是那熟悉到不行的身影。

               “怎么,又来坏我好事?安 迷 修。”

                一黄一蓝的双剑横于胸前做防御式,碧绿瞳孔的男子毫不畏惧的直视对方。他微微皱着眉头,眼神是愈发的认真和眼底的冰冷。他的声线冷静而淡然。

                 “在下并不认为你这样欺负弱小算好事。”

                 随即像是换了个人般扭过头,唇角拉扯出一个他自认为帅气又阳光的笑容。安迷修抬起手企图牵起那个跌坐在地上的姑娘。他温柔的有些过分还小心翼翼。

                 “美丽的小姐您没事吧!请放心,在下一定会守护好您的安全。”

                  可还每当安迷修说完,那个姑娘则是满脸的惊恐慌张还没从前面雷狮的威慑下醒来。她发出划过碎玻璃般刺耳的尖叫声,畏惧的打开安迷修递过去的手。姑娘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向后退几步,见雷狮没了动作安迷修护着他挡在前面,便迈开脚步飞似得跑开了。我要离开这,现在,立刻,马上。她这么想着,大脑的思维更为沉长。

                    雷狮明显不准备再追逐这条毫无价值的猎物。哈,这不是有个更好的吗?他笑了起来,嘲讽意喂溢于言表可谓十足。他在笑安迷修做这种事也没人会觉得感恩戴德,他在笑,笑安迷修早晚会落到他的手里。

                     “别笑了。”

                      安迷修咬咬牙控制面部表情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受伤。这个恶党……早晚要讨伐他。骑士的指尖紧紧攥住了双剑,像是等待神圣的决斗般,眯起眼睛望向那一张脸。

                     雷狮自然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好时机,正当他准备举起雷神之锤凝聚雷电时,他闻到一股味道。甜,甜的发腻的薄荷味。薄荷怎么会这么甜?让人发厌的甜。身为一个alpha,很快海盗头子就意识到这是一个omega的信息素。而这里除了安迷修和自己以外,别无他人。

                       雷狮早就在卡米尔收集的资料里看过,大赛前五居然有一个人是omega,那就是安迷修。知道这个事情之后,雷狮也是震惊了片刻。开玩笑,一个omega居然可以和他打成平手还不分上下?那也太丢脸了吧。可是从未得到过安迷修有发情或者其他omega会有的生理期这样的消息。更何况,有的弱鸡自讨没趣去骚扰安迷修,基本上都被打了回来。嚯,也就只有安迷修这个傻逼还会留他们一条狗命。

                        没过多久,见识到安迷修战斗力的人们都对他避而远之,不在偷窥想要趁机做些什么。他们可没这个胆子了。于是这件事情就硬生生被压下来不了了之,安迷修本人也不在提及。这就是雷狮一向对安迷修很感兴趣的原因,毕竟第一次有omega会和他打成平手。

                          至于现在嘛——

                          海盗头子笑出声,收回攻击将雷神之锤的原型打散收了回去,空着手一步步走进骑士。安迷修正低垂下头,牙齿紧咬下唇,完全没了先前正气凛然的模样。他的将左手的凝晶一把插进泥土里,随后在裤袋摸索着什么。抑制剂……抑制剂。该死,到底在哪!强行隐去了慌乱神采不去管向自己走来的雷狮,他继续掏着袋子。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了那一小瓶液体。

                      “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简单的喝掉抑制剂?”

                        刚想打开瓶盖却被一只白皙的手迅速拍开,瓶子滚落在地上碎裂了一个小口。液体从中流出浸染了地面。对方恶劣的嘲弄此刻极为刺耳。是的,他安迷修是个omega,并且是发情期不规律的omega。因为常年灌抑制剂而遗留下来的后遗症。所以被迫天天携带一瓶抑制剂,还得有事没事喝一点。但是他今天没有带多余的量。

                           “果然啊,你确实是个omega。好了,抑制剂也没了,现在再多给我点乐子呗,安迷修。”

                         碧绿色瞳孔睁大,安迷修冷笑出声,提起插入地面的刀剑就是往上切出一个刀花。在安迷修前面的雷狮蹙眉侧身躲避。没想到哪怕是发情期安迷修的动作都这么快,大意了。而后是一搓墨蓝色发丝落地,像是宣誓着什么。锋利的剑头直直向着雷狮的眸子,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米都没到。

                        “雷狮,我可和别的omega不一样。这点我相信你比谁都要清楚。还有,把你那刺鼻的alpha信息素收一收。”

                       “明明是你先放的omega信息素,凭什么是让我先收。”

                     安迷修觉得这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谁都知道,在发情期omega的信息素自然不收自身控制。他皱了皱眉毛,判断着自己的身体究竟还能撑多久。大概,没多少时间了。他架起两剑摆好架势,骑士的精神告诉他,哪怕是特殊时期也不可以逃跑。

                      “速战速决吧。”

                      “现在这样还准备打架?”

                     雷狮按着对着他眼睛的刀锋,一瞬间狂暴的朗姆酒味肆意,这是独属于雷狮的信息素味。安迷修一惊屏住呼吸,向后退了一步。他说,你疯了雷狮。雷狮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在催安迷修发情,更加的,更加的露出omega该有的模样。这是劣根性,这是不可抗拒的,这是独属于alpha的劣根性。

https://m.weibo.cn/6377314557/4160275319776244

                     

评论(25)
热度(376)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