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国庆掉马活动圆满结束

一句话总结

你们他娘的对我的标题格式有什么意见吗

(大声逼逼)

【雷安】预赛之后


对于掉🐴,我无所畏惧

——————————————

就像是流星一般,天空上划过一道道的光,孤身一人的骑士抬头看着象征着参赛者的元力球一个个的消失在裁判长身后那个太阳般耀眼的光芒之中。
完全明白这其中代表的含义的大赛NO.5叹了口气,握紧了自己手上的武器剑柄冰冷的触感仿佛能让安迷修在这场大赛中感觉到安心和温暖。

结束了啊……

在过去的两个月内救过许多人,但同时手上的双剑也结束过更多人的生命的骑士低下了头,看着脚边躺着的自己刚刚才解决掉的人尸体,鲜红的血液在脸上缓缓的流淌狰狞的表情让一直奉行骑士道的安迷修痛苦的闭上了眼。

骑士手上还流着血的剑逐渐消失,被血染红的手在胸前虔诚的比划着十字。...

#雷安。 身为一个o心里有点b数会死吗?

掉不掉马已经不重要了,我写的爽,你们吃粮开心就好。其实我因为时间太紧,车部分写的比较仓促了呃……你们随便看看吧。错别字什么的就当没看到x
原著向附带abo世界观,内含r18(骑乘+野战)

                  “就凭你?”

                ...

【雷安】是你雷狮飘了,还是我安迷修拿不动刀了

♣意识流,估摸着是要被屏蔽,憋了半天也就这么点儿…别嫌弃我写得辣眼睛就好

♦标题别信,各位中秋快乐

♠好吧其实真标题是《无人海》

♥我觉得这次我马术高超,不过请看过的小伙伴不要扒我呀QVQ! 


>> 

他站在水中,踩着粗粝的砂石,踏着碾碎在掌心被抛入水底的昨日。


失落的群星坠入海中燃烧起岁月的光火,竭力蔓延至荒芜的天际,火光烧尽每一处遮着光的阴影。说起回忆他便开始发笑,自顾自地喝着酒却不发一言。冰凉的酒液混着烟草燃烧的味道滑进喉道,沉浮在玻璃杯里的冰块发出清脆的声响,打碎了埋在他眼底的死寂。


片刻后他转过脸来,视线落在我

【雷安】罪有应得

(群里知道的请不要说——!)

大概不会有人猜出来(。)

总之,望食用愉快w!


零:

“不过是罪有应得。”

壹:

如果说凹凸大赛里排出一个十大不可能事件的名单,雷狮和安迷修并肩作战这种事怎么着都得入一下榜。

——但这可是凹凸大赛。

所以没有“不可能”。

贰:

“这是资料……”安迷修把数据发给雷狮,他头也不抬地平静开口:“收起你那点不该动的小心思。”

“哈。”雷狮从喉腔里喷出一个短促的音节,他一反常态地没有做什么过多的回击——或者说他也无力再多做什么举动。

安迷修终于捣鼓完终端,提了药箱走过来,在雷狮面前站定。

“反正没死。”雷狮眼底一片晦涩,“你摆出这种表情干什...

【雷安】ELECT

Elect


双A


朗姆酒X檀木香


对自己的马术有信心……?


配合Bgm食用效果更佳


安迷修走进一片森林,仔细的嗅了嗅。


很好,没有任何信息素的味道。


凹凸大赛进入了中后期,越来越多的年轻的参赛者觉醒了第二性征,而凹凸大赛的赛制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残忍了起来——商场里开始销售高额的催情剂和抑制剂。Omega们被Alpha下催情剂引诱并击杀,Alpha们被Omega的信息素引诱到隐蔽处再被击杀,Beta们则大量购买催情剂到处乱洒再在其他人发情时将人一并击杀,当然也有Beta...

【雷安】爱与死为邻

我他妈再被格式猜出来我就……我也不能怎么样……ooc


    “参加大赛的都该是信神的。”

    “哦?”

    “不然何必拼上性命也要来这里为微不可及的愿望做最后的斗争呢。”

    “可我就是觉得好玩过来的。”

    安迷修没忍住将目光移向旁边那人,月光浸润下那人的脸庞泛着淡淡寒意,像是一块精雕细琢的美玉,美好而遥远。


【雷安】遇

呼啸声、喊叫声、厮杀声。这些声音混在风中穿过森林。安迷修捕捉到风声中这一细微不同,他确认自己没有走错路拐到峡谷或是哪儿,继续向前走。
越往森林深处,那诡异的声音就越尖。尖锐的噪音几乎要刺破他的鼓膜,将他大脑的神经搅个稀碎,但他还是咬紧牙关接着往前走。
戒备心不是没有。从他踏入森林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手中就已紧握双剑,以备万一。

声音消失了,按理说他应当松口气,稍稍放松下紧绷的神经。但他知道那是经验不足的新手才会做的事——因为这里现在静得可怕,好像有个黑洞把声音都吞没了似的,和刚才恰好形成两个极端。
经验告诉他这里边绝对有蹊跷。先是他不知怎么回事出现在这里:只有一片森林,和一条延伸进森林里的路,周围皆...

【雷安】所有人都得了呵欠症

某一天,凹凸星球的所有人都得了呵欠症。


>>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创世神说自己今天过生日,决定送给参赛者们一点小惊喜。


去他妈的小惊喜。


雷狮阴沉着脸站在一旁,看着佩利在帕洛斯的使唤下一个人完成例行的捕猎活动。


“大哥,关于刚才安迷修的事情……”卡米尔低声问他。


“我会解决的。”


“……”


卡米尔压了下帽子,情绪复杂无比。


>>...


六根清净

欢迎光速拽我下马
反正我不要脸[烟]

雷狮头一回吻他那时天塌下来一半,好在有巨锤做千斤顶,危急时刻不显得很危急,午后懒倦的阳光,胸腔底下是午后探戈的鼓点。安迷修睡眼朦胧,迷茫之中瞥见雷狮眼里一园熟透的紫玫瑰梗,口中一圈雪白荆棘藤,每次扫荡都硌着骑士口舌,麻痹神经,教他寸步难行。

安迷修哆嗦,雷狮的手指穿过他发间,撩过他呼吸和冷透的脊椎,动脉管径扩张鼓动,胃壁收缩剧烈蠕动,都成了白垩纪龙蹄的号角,转而坠入渊堑。喉咙深处引吭高歌,铁锈芬芳蔓延至口腔。雷狮吻他不像吻,安迷修猜他吃饭也这个力气,狮子开口骨肉便齐齐分离,他牙尖嘴利,平时没看出来,打架斗殴发挥了个十成十,这回全在他唇上大显身手。利齿撕裂...

©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 Powered by LOFTER